精准扶贫让同心移民走上致富路

索引号 640324001/2018-05902 文号 生成日期 2018-02-11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发布机构 同心县政府办公室 责任部门 同心县社会经济调查队

  201311月习近平在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概念,意义在于改变以前粗放式扶贫,扶贫方式从“大水漫灌”转为“精确滴灌”。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提出全面实施精准扶贫政策,在此之后,同心县在自治区、吴忠市的领导下,全面大力推行精准扶贫,着力提高贫困人口生活水平,并取得了显著效果。精准扶贫政策的大力实施对生态移民增收和收入结构都有很大影响。 

  一、同心县生态移民与精准扶贫 

  同心县由政府主导的政策性生态移民主要发生在“十一五”和“十二五”期间,共搬出了3.13万户,13.3万人,其中县内移民共2万户8.4万人(“十一五”期间县内移民1864277255人,“十二五”期间县内移民15897090人),占同心县总人口21.6%,属于名副其实的生态移民大县。移民搬迁后获得了较之搬迁前更好的公共服务,就业结构更加多元化,收入实现快速增长。但是,移民不代表脱贫,搬迁后直到目前,贫困仍是移民群众和移民村面临的主要问题,移民区依然是贫困高发区域,是同心县精准扶贫不能忽视的挑战。从对同心县生态移民生产生活情况的统计监测来看,截至201712月,同心县“十二五”生态移民中,总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包括已脱贫户和未脱贫户)占总户数的75%,“十一五”生态移民情况略好于“十二五”移民。“十一五”移民户目前收入依靠农业、牧业和务工,就业形势比较多样化,而“十二五”移民主要收入来源为务工和政府补贴,收入水平较低,自主性不强。总体来看,生态移民的收入虽然快速增长,但依然处于较低水平。 

  同心县政府等公共部门充分认识到了生态移民工程中的贫困问题,在精准扶贫政策下,生态移民中高比例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也反映出同心县政府对移民群众的关注。2016年前后在移民村大力实施精准扶贫,通过土地流转、招商引资、引进龙头企业、农户参与等措施发展特色农业产业,并为生态移民量身打造了精准扶贫模式:将其打造成为有机枸杞种植、龙头企业加工、庭院养殖、劳务输出、光伏扶贫、农村电商等“六位一体”的产业扶贫综合体,移民可支配收入稳步提高,与农村居民收入差距不断缩小。 

  二、2014-2017年同心县生态移民收入变化 

  (一)与同心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缩小 

  2014-2017年调查数据,同心县农村居民与生态移民可支配收入比从2014年的1.34降低到2017年的1.30,收入差距有所缩小,但不明显。从可支配收入构成上来看,生态移民的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体现出不同于农村总体收入结构的现象。 

  1.转移性收入是两者收入差距缩小的主要因素。总体来说,移民群众拥有的初始资源禀赋较少,个人能力、资本和技术、农业生产要素等有限,因此工资性收入、经营性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相对来说,增收渠道有限,为了保持移民增收,政府通过直接补贴的方式增加移民转移性收入,移民的转移性收入始终高于农村平均水平,2016年后精准扶贫政策的实施更加大了对移民群众的资金扶持,从数据上看,2014年移民人均转移性收入高于农村平均水平189.0元,2017年此项收入高于农村平均水平259.6元,转移性收入快速增长达到了缩小收入差距的目的。 

  2.经营性收入的差距是生态移民和农村居民收入尚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不同于农村居民以经营净收入和工资性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的趋势,同心县生态移民收入逐渐形成了以工资性收入和转移净收入为主要来源的结构趋势。2014-2017年,生态移民工资性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均在55%以上,是移民群众可支配收入的主要来源,经营净收入占比仅保持在20%左右,而农村居民经营净收入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保持在50%左右,是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主要来源,经营净收入的差距是移民和全县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差距产生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从绝对值和增速差异看,2014年生态移民人均经营净收入比全县农村低2211.7元,2017年此项差异为2704.9元,也就是说,移民经营净收入在这四年来的的增长并不明显,或者说并没有表现出比农村居民增长更快,这也是两者收入存在差距的主要原因。 

    

 

  (二)2014-2017年生态移民收入水平较快增加,收入结构发生变化 

    

12014-2017年生态移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单位:元) 

指标 

2014 

2015 

2016 

2017 

可支配收入 

4584.9 

5126.2 

5644.1 

6311.8 

一、工资性收入 

2721.0 

3056.5 

3301.0 

3627.7 

二、经营净收入 

1004.9 

1086.2 

1155.2 

1252.6 

三、财产性收入 

95.9 

114.4 

136.0 

94.0 

四、转移净收入 

763.1 

869.1 

1051.8 

1337.5 

    

  虽然同心县生态移民收入水平在农村居民中还处于比较低下的水平,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移民后移民群众的收入水平快速增长,尤其在2014-2017年,同心县生态移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4584.9元增长到6311.83元,绝对值增加了1726.9元,年平均增长11.2%。这主要得益于县委、政府对生态移民收入的关注和精准扶贫政策的实施。 

  1.工资性收入始终是可支配收入的主要来源。2014-2017年,生态移民人均工资性收入从2721.0元增长到3627.7元,绝对值增加了906.7元,年平均增长10.1%,占可支配收入比重始终在55%以上,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45%以上。在近两年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的背景下,同心县生态移民工资性收入能保持较快增长主要原因在于一是政策性生态移民逐渐适应搬迁后的生产生活方式,在土地流转出去后,劳动力从业途径有限,务工人数不断增多。二是近几年同心县内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较多,为移民群众提供了较多建筑业务工机会。三是借助精准扶贫政策之风,大力推进生态移民劳动技能技术培训,增强移民务工增收的内生动力。四是在移民村大力发展集中连片特色产业,尤其是有机枸杞产业,移民村内农业就业吸纳力不断增强,为移民群众提供了较多农业务工机会。 

  2.经营性收入保持平稳增长,但是占可支配收入比重略有下降。2014-2017年,生态移民人均经营净收入从1004.9元增长到1252.6元,绝对值增加了247.7元,年平均增长7.6%,但是经营净收入占移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却逐年略有下降,从2014年的21.9%降低到19.9%,对收入增长的贡献率在14%左右。经营净收入平稳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近两年对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创业支持政策和资金支持力度较大,移民借助政策东风发展第三产业,三产经营净收入快速增长。另外,2016年开始,同心县精准扶贫政策以资金扶持为主,大力扶持移民村畜牧业发展,发展庭院养殖,畜牧业生产经营收入在短期内呈现出较快增长态势。但是一产方面始终还是受移民搬迁后各种客观条件的制约而难以快速、可持续发展,移民的经营性收入增长也因此而受限制。 

  3.财产性收入占比较小,对移民增收贡献率不大。2014-2017年,生态移民人均财产性收入先从95.9元增长到2016年的136.0元,但受企业拖欠移民2017年度土地流转费的影响,2017年移民财产性收入又跌落到94.0元,不过财产性收入占移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仅在2%左右,对可支配收入影响较小。 

  4.转移净收入持续快速增长,占比已超过经营性收入。2014-2017年,生态移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从869.1元增长到1337.5元,绝对值增加了468.4元,年平均增长15.5%,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从17.0%增加到21.2%2017年转移净收入占比已超过了经营净收入1.3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增长到了42.8%,成为继工资性收入之后的对可支配收入贡献率最大的组成部分。同心县2016年前后开始大力实施精准扶贫,政府将有限的扶贫资金更加精准的发放到贫困户手中,生态移民高比例的贫困户因此受益,这也在移民的转移性收入中体现出来,分项来看,近两年低保、养老金不断提标扩面,扶贫款大量发放到贫困户手中,针对建档立卡户的反贫困措施逐步完善,医疗报销比例提高,生活补贴增加,政府发放的实物补贴不断增加等等都大幅增加了移民群众的转移性收入,也从而使移民收入保持快速增长。 

  三、生态移民可持续增收难点 

  精准扶持后,移民增收难点依然应该聚焦在可持续上,由于移民主观和客观因素的制约,移民的增收渠道有限,通过精准扶贫脱贫容易,巩固和提升还比较困难。 

  (一)移民增收内生动力不足依然是最大增收障碍。同心县政策性生态移民的特点在于搬迁时间多为2010年以后,搬迁时间并不是太长,对搬迁后的生产生活方式并不非常适应,而且家底薄,积累少,就业素质不高,缺乏必要的生产要素,增收内生动力不足,导致移民就业选择性少,只能从事较为低端的工作,比如建筑工地小工、采摘枸杞等,同时也缺乏资本发展第三产业。 

  (二)移民增收受外部环境制约。移民新村往往都会缺乏产业支撑,因此移民搬迁不可能自然解决移民的贫困问题。搬迁后的移民土地资源变少,增收无法依靠农业收入的增长,在同心,农牧业经常是交叉式发展,移民单纯发展牧业除了资金限制外,饲草来源是最大问题,通过资金扶持牧业发展可持续性较差。务工作为移民主要增收方式,很大程度上却存在着被动性、不稳定性和短期性,尤其近两年的外出务工情况并不非常理想,同心县移民务工地点由于民族原因,多数在内蒙、青海、甘肃、新疆等省份,从务工时间上来说,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减少导致外出务工机会减少,而建筑小工和农业基础工作的可替代性较强,人员更替频繁,导致了移民务工不稳定。 

  (三)产业发展困难重重。移民村的经济要发展,移民要增收,最重要还是依赖于移民村产业发展,“十二五”移民在政府主导下,将土地流转给企业种植有机枸杞,并给予融资和税收优惠,但是这些优惠需要由政府买单,对政府造成了被动影响,而且特色产业发展仍然存在整体规模小,市场经营能力弱,吸引移民就业岗位有限等问题,发展优势不明显。移民自身发展产业也因缺乏资金、技术以及土地而被制约,虽然精准扶贫政策将更多的产业扶持发展资金发放到移民手中,最终目的是鼓励移民发展产业自主致富,但是这些扶持资金发放后,移民的实际用途是比较难以监督和控制的,毕竟部分移民户“收不抵支”不光是发展生产方面的支出,也还包括生活和人情等方面的支出。 

  四、同心县生态移民可持续增收的几点看法 

  (一)不断以增强生态移民增收的内生动力为主要抓手。一是通过大力发展教育扶贫,提高移民村的教育水平,有效阻断贫穷代际传递。二是以市场为导向开展培训,要坚持培训和实践相结合,以使移民掌握一技之长为目标,加强对不同层次就业人员的针对性,开展农业、牧业以及其他技能知识培训,使技能培训真正成为提高移民就业能力的有效途径。 

  (二)政府应成为推动移民增收的重要外部力量。一是完善信息服务机制。在产业发展和移民就业过程中,关键是及时准确地掌握全方位信息。政府公共部门具有掌握大量信息资源的优势,应建立健全移民就业信息服务机构,引导移民理性选择就业,对移民劳动力资源进行高效、充分调度。二是,继续加强政策扶持力度。继续加强对移民就业创业的税费优惠政策、资金扶持政策,信贷支持,加大招商引资力度。 

  (三)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和纵深发展产业发展对生态移民增收的可持续性至关重要,同心县在大力发展移民村特色产业的同时,可以思考并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和纵深发展。一是大力发展农副产品加工业等特色劳动密集型产业和特色产业商贸服务业,培育壮大各类农业专业合作社和农副产品流通中介,鼓励合作社与商贸企业合作以进行订单式生产,一、二、三产业开成良性循环,二是发展劳务输出产业,劳动力资源作为移民区最富裕的资源,也是最直接、最有效地增加移民收入的形式,应把移民中富余劳动力的商品属性发挥出来,把劳务输出作为一大特色产业发展壮大。 

  (四)持续监控产业扶持资金的实际用途。近两年来给移民贫困户发放了较多的产业扶持发展资金,但这是扶持移民自主发展产业的手段,目的在于通过扶持资金增加移民拥有的资本和生产要素,从而增加移民工资性、经营性和财产性收入。产业扶持资金不能一发了之,移民真正的用途在于哪些方面,移民的产业发展状况如何都需要持续监控,从而真正达到财尽其用的目的。 

    

附件下载:


相关文档: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关于我们/版权保护/联系我们/隐私声明/网站地图

主办:同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联系邮箱:txzfzwgk@163.com
宁ICP备0900464号-5|Copyright 2017 www.tongxin.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宁公网安备64032402000014号|网站标识码6403240007